Tag Archives: Game Theory

博弈论再度结缘诺贝尔经济学奖

有点让我意外其实也在意料之中的是200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又再次颁给了研究博弈论Game Theory)的经济学家,自从1994年的Nash(看过《美丽心灵》吗?)等三人因为在“非合作博弈的均衡”领域的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奖后,1996年的Mirrlees(张维迎的导师,很让张火了一把)和William Vickrey也因为在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领域的成就获奖,这是12年以来的第三次将奖项授予博弈论领域的研究,如果算上2001年获诺贝尔奖的与博弈论相关的信息经济学领域,则已经是第四次获奖了,而同样在博弈论领域成就卓越的Rubinstein等其他人未来是否还会得奖呢。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诺贝尔奖多次垂青同一领域的研究,在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历史上似乎是独一无二的,的确也证明博弈论以及信息经济学不仅仅改写了传统的微观经济学,而且在经济、商业以及社会领域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也越来越受重视,尤其是这次获得诺贝尔奖的Scheling(Scheling在1994年就曾经有望获奖)和Aumann不仅仅是在”重复博弈”等博弈论的理论上的建树,更是将博弈理论运用于分析与解决各种冲突与合作的问题,比如贸易领域的冲突、劳工纠纷、商业竞争与合作策略、政治问题甚至是国家的外交政策,当博弈论从学者的书房走向决策者解决问题的谈判桌,能够获奖也并不奇怪了。

我最早是在一本讲述国家外交策略的书(不记得书名了)上遭遇“博弈论”以及博弈论的经典案例“囚徒的困境”,就对其颇感兴趣。后来在学期间,更是从王则柯老师那里学习到有关博弈论的一些系统知识,相对于越来越玄妙的现代动态宏观经济学理论,博弈论及相关的信息经济学一直都在努力以数学模型与推理分析现实并给出建议,尽管博弈论的理论同样涉及到复杂的数学知识,但理论运用的路径明显要比动态宏观经济学更现实,也更让我喜爱。而博弈论也的确对于分析商业策略有很大的帮助,建议大家有空也可以阅读一些关于博弈论在商业领域应用的书。

尽管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已经越来越趋向于高深的数学推理与模型,但我始终相信数学不是经济学发展的依归,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堆甚至连符号都看不懂的理论,我们更需要的是这些理论告诉了我们什么样的实践意义,毕竟经济学不是实验室里的学问,而是一门社会科学。诺贝尔奖似乎也总是在作为数学与作为社会科学的经济学之间摇摆,不过谢林等人的获奖至少表明诺贝尔经济学奖还没有被数学所统治,这还值得我们欣慰。

BTW,似乎每年到这时候,媒体总是热衷YY中国什么时候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在我看来在可预见的未来似乎还没有看到获奖的机会,而最有希望获奖的杨小凯却已仙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