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结算页面造成客户流失的常见问题

本文来自电子商务博客Get Elastic的一篇文章,阅读后感觉对国内的电子商务网站也挺有借鉴意义,就顺手摘译出来,要看全文的请猛点这里阅读原文

  • 支付错误信息不友好:客户支付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给出更友好的提示对客户有很大的帮助。比如输入信用卡安全码错误时,可以用图片显示告诉客户什么是信用卡的安全码。另外在页面上显示客服信息让客户可以取得帮助,也非常重要。
  • 登录:客户都不喜欢注册和登录,即使以前购买过可能也不记得登录帐号和密码。是否可以允许客户先支付购买商品,在购买结束时询问客户是否想创建一个帐号用于下次购买
  • 支付过程中的一些必输项目不要默认选中某个选项,因为客户容易忽视已经选中的内容。比如不要默认选中信用卡是Visa卡,这样使用Mastercard的用户可能会忽略这个地方,而不去修改成Mastercard
  • 取消按钮:不要把取消按钮放得太靠近提交按钮
  • 交叉销售:在结算的时候如果有太多交叉销售的选择的话,可能会让客户迷惑,反而放弃订单
  • 不必要的提醒和解释:有时候一些提醒和警告会让客户反而感觉不太安全。比如有的网站,在确定订单时会提示说“出于安全考虑,您的IP已经被记录”,或者“多次点击提交按钮会导致重复下单”。一个原则是如果这些警告不是必需的,可能让客户重新考虑是否下单的话,就去掉它们。
  • 不安全的网络链接提示:这种错误非常常见,如果在一个使用https链接的结算页面中包含了使用http方式的内容,比如图片,javascript,IE等浏览器就会弹出提示框,警告客户这个页面中含有不安全的元素,这对于想要进行网上支付的客户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 只有单一的支付手段
  • 没有充分利用订单成功页面:在订单成功页面上不要仅仅写上感谢下单这样的话,你可以做得更多,比如加上一个分享这个网站给朋友的表单,显示客户服务条款或让客户填一个在线调查表。
  • 隐藏一些附加收费内容:没有人喜欢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看到一些出人意料之外的收费内容
  • 客服热线不明显:客户希望在网站上看到明显的客服号码,这样在出问题的时候可以马上联系,有明显的客服号码可以让人有信任感
  • 缺货:如果产品缺货了,需要在商品页及购物车中就及时提示客户。

选择功能还是选择易用

王建硕曾经写过的那篇流传很广的《喜欢有之,还是喜欢用之》,估计很多人都还会有印象,而前几天哈佛商学院网站上的这篇文章《功能膨胀:产品经理的两难处境》则从另一个角度说了类似的问题:无论是生产商还是用户往往都希望一个产品的功能越多越好,但用户一旦使用后,观点却发生了360度的改变,他们会因为这个产品功能太复杂、难以使用而对其失去兴趣,非但不用,而且可能还影响到整个品牌和后续的销售。

几位哈佛的教授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发现用户其实明白功能的增加会影响产品的易用性,但真到了做出选择决策的时候,往往还是功能丰富的产品赢得用户,这就是王建硕在文章中提到的“喜欢有之”的心理,回想一下我们在选择电子产品和电器的时候,是否也往往被促销小姐所说的各种功能所吸引。但接下来的研究却发现,当用户开始使用产品的时候,他们的观念就发生的变化,用户的关注点从功能变到了易用性上,于是他们对产品的价值判断就逐渐发生了变化。

对于网站而言,很容易受到增加各种新功能来吸引用户的诱惑,但如果因此引起用户的不满的话,用户离开的速度也可以很快。点评的改版与功能增加或许可以算作这样的一个例子,由于改版造成了网站使用习惯的改变(某程度而言也就是易用性问题)使用户出现了不少抱怨。而del.icio.us则可以算一个反例,在众多的网摘站中,del.icio.us或许可以算是功能最简单的了,除了提交网摘加tag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功能(当然,后来逐渐增加了一些),其他的网摘站可能有着网页快照、缩略图、小组等等丰富的功能,但用户并没有因此而转移到这些网摘站去。从功能和易用性的角度,hao123能够受欢迎似乎也更容易理解了。

产品经理该如何在功能丰富与对易用性的损害这两个问题上做出权衡?

哈佛的专家们给出了几点建议:针对不同的用户群体生产更具针对性功能更简单的产品;不要迁就用户在做购买决策时对功能丰富的偏好就不断增加功能,要考虑这些功能增加长期而言的影响再决定是否增加功能(哈佛的专家还整出了一个数学模型用来分析功能的增加,要详细了解的可以去找HBR来看原文);将产品的基础和关键的功能做到极致;不要听信用户的选择,要观察他们的实际使用行为。

易用性大牛Jacob曾经说过,易用性的第一条准则就是不要听用户的,你需要从用户的使用行为中去了解你的用户。给用户他们需要的东西,而不是他们认为他们需要的东西,这也是Google的工作方式之一

PS: 哈佛专家的英文全文“Defeating Feature Fatigue”发表在2006年二月的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中文译文“抗击产品功能疲劳症”发表在商业评论06年三月

扩展还是专注,这是个问题

大众点评网在周末发布了新版,zheng从Group、tag以及点评标的三个方面作了比较详细的分析。不过在这一版的改动中,引起最大反响也是用户意见最大的改变应该还是来自点评网对点评内容的扩展。

3.0版的大众点评网,在内容上将不再局限于餐馆,新增了“购物”、“休闲娱乐”、“生活服务”和“活动优惠”等四个频道。拓展后的点评网,几乎涵盖了城市生活消费的大部分内容

或许点评的域名就早已经暗示着它的目标不会仅仅是餐饮的点评,而是迟早会扩展到更大的领域和范围。当一个网络服务经过一两年的时间,发展到点评目前的程度,选择扩展服务范围似乎也是顺理成章和可以理解的。但很多的教科书,很多的成功案例都告诉我们要专注。

扩展还是专注这是创业者们几乎时时都在面临的问题。

尽管许多人都同意专注是成功的秘诀之一,但大部分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却往往会不自觉地选择扩展。毕竟扩展范围是更为立竿见影的改进,要比专注于某一领域继续深挖用户需求和提供深入的服务要简单得多。Flickr专注于照片领域,而没有扩展到视频范围,这到底是错失良机还是明智之举?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至于究竟谁对谁错,似乎没有人能够回答。

不过对于dianping的这次改版,却似乎没有成功地赢得用户的理解,马上有用户反映“为了美食才到这个网站的,现在却成杂烩了”, 于是匆忙之下,又准备回归原来的版面(部分原因也在于Owen提到的一次性推太多的新功能给用户)。在这个意义上,dianping的这次改版并不成功。从营销的角度来看,或许dianping的独特卖点(USP)是在于美食,而不是点评这种模式,所以围绕美食进行扩展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要高于围绕点评模式进行的扩展。

扩展还是专注,这是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可能需要我们对自身的独特卖点,对现有用户群体特征、市场的容量与潜力进行更有针对性的研究才能更好地回答。

今日杂记两则

1、Keso到Google旅游了几天,回来后关于Google的20%的自由时间的文章又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闹得keso不得不写第二篇文章来澄清一些概念。

其实不论是20%的自由时间,还是通过公司管理(其实我更觉得是企业文化)让这20%的时间发挥效力,我们往往留意到的都是20%的时间,以及google看起来很“酷”的自由,但其实Google如何让员工有效地利用80%的正常工作时间,其实可能更加重要。毕竟Google很核心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最基础的搜索服务和功能,我估计还是在对员工80%的工作时间的良好管理的基础上实现和改进的。

对于不少知识型企业来说,或许名义上员工是100%地工作,但其实只有20%的时间在真正地工作,如果你能学到Google的管理办法,把这20%变成80%,那么你就慷慨地给员工20%的自由时间又何妨。

2、和讯第二期的Blogger沙龙讨论的话题是blog正成为报纸的信源。Blog要被主流媒体承认为一种可信任的信息来源,至少在国外这种趋势已经非常的明显,从早期的华盛顿邮报与Technorati合作在Washingtonpost.com网站新闻的旁边加上Technorati提供的相关Blog文章,到近期的纽约时报也在网站上加了类似的内容,甚至象blogburst这样将blog内容就打包给到传统媒体。

在中国,blog的及时性与互动性也的确让传统媒体在报道上相形见拙,也成为报纸报道的来源之一,比如最明显的花儿事件。不过Blog要被主流媒体接纳为信源,应该还有挺长的路要走吧?百度不久前为百度新闻发布的互联网新闻开放协议,就明确表明blog不被作为新闻源。

吕欣欣:我们是一个媒体

这是在CWR发的吕欣欣访谈的中文原文,不过英文版因为经过后期的补充和修改,所以内容稍有所出入,问题的顺序也有点不同,偷懒不调整了。

你为什么会产生创办feedsky的想法的?
回答:在做Feedsky之前,本来打算做一个BSP,后来调查的时候发现BSP很多,于是就在相关产业里面思考,认为RSS是未来很中心的一个东西,就决定做这部分了。

在创办Feedsky之前从事什么工作
答:在一家教育软件公司做市场部经理,负责公司市场方面的事情,不过也负责销售。

简单介绍一下Feedsky推出以来的发展情况
答:发展分为两个方面吧,一个是技术方面。在整个网站发展的过程中,走了一些弯路。好在现在进入了正轨,我们有很强的技术人员做CTO,负责整个网站架构规划。现在第三版的系统应该是定型的系统,以后Feedsky不会有大的改变,都会在这个架构上作稳定性的加固开发和功能扩展开发。
另一个发展是市场上的,我们这部分发展比较理想。现在我们帮助四个BSP,90多家网站在托管Feed。

你如何看待中国的RSS市场的发展?
答:目前RSS还属于起步阶段,对于RSS,国内还是认识不足,开发相应应用的也少。这个另外一方面也是跟目前做RSS相关应用的公司拿到投资的很少有关。相信在两年内,国内围绕RSS做应用开发的公司会越来越多。

Feedsky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还是技术问题,我们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过现在已经基本确立了未来整体的架构和开发方式。会按照这个结构进行开发。

目前与哪些公司达成了合作 Continue reading

PPT演示的10/20/30法则

如果有人让你在准备演讲的PPT的时候只能用不小于30点的大字体,你是不是觉得他疯了?不过这正是风险投资家盖川崎(Guy Kawasaki)的建议。

Guy Kawasaki是个活跃的VC,之前曾是Apple的员工并创立过多家公司,现任风险投资公司Garage.com的CEO,而且写过多本畅销的商业书籍

作为一个日常接触许多创业者以及他们的商业计划书和演示的VC,他建议在准备PPT的时候应该遵循10/20/30法则。具体而言就是:演示文件不超过10页,演讲时间不超过20分钟,演示使用的字体不小于30点(30 point)。

10页:不要用很多的内容来使你的PPT显得很充实,10页足已,太多的内容让人更无法记住重点。而如果你是写给VC,Guy Kawasaki建议可以写下面的10个要点:

      问题
      你的解决方案
      商业模式
      关键技术
      市场推广计划
      竞争
      团队
      业务预测及里程碑
      现状及时间表
      总结

20分钟:虽然你可能有1个小时的时间,但你安装投影可能就会需要很多时间,而你的观众可能会迟到,可能会早退,何况与听众的互动与问答时间非常重要,所以只说20分钟时间是个明智的选择,而且听众往往对于超过20分钟的演讲会分心和感到厌倦。

30点字体:30点字体的话,在一页PPT里可放不下多少字。不过Guy Kawasaki认为使用大字体写更少的内容除了能够让听众看得更清晰之外,更重要的是这能够让你认真思考自己需要写出来的主要观点是什么,并能够更好地围绕这个关键点进行阐述和解释。

其实这个法则用一个词来概括我觉得就是简洁,只是我想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写得越多,内容越丰富,看起来就越有力,其实我也这样想,呵呵。不过我现在也在尝试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将更丰富的数据、论据等内容作为附件,而让正文变得直接和简洁。

ps.
1. Guy Kawasaki的这篇原文下面有不少留言也很值得阅读;
2. Guy Kawasaki的Blog对于创业者而言有很多值得阅读的内容,非常值得推荐(RSS订阅地址)。

如何保持先行者优势?

文心曾经写过一篇blog,谈到在互联网行业,“市场只承认第一”,当时我有个留言“原来盛大是中国游戏市场的第一,但现在网易已经基本追赶上来甚至大有超越之势,QQ幻想的同时在线也达到60万;原来新浪的广告份额几乎不可撼动,现在 sohu的广告收入在不断缩小与sina的差距;原来易趣在中国C2C市场无可匹敌,现在大家都在说Taobao,互联网就是这样残酷,第一的地位总是难以那么稳固。”

在Web2.0创业中,由于轻量级的开发与服务,第一的地位可能更难维持,看看当Netvibes出现后,国内外出现了多少类似的竞争者;但在另一方面,似乎轻量级的特点又决定了第一的地位要相对更容易维持,想想在del.icio.us/Furl/365key之外你还听说过多少个网摘服务,而你换过多少个?当我们不断听到另外一个类似的服务出现的时候,或许最初我们还会有试用的冲动(但往往也仅仅止于试用),而后来我们甚至连尝试都不去尝试了,尽管像Simpy, Blinklist这样的网站也有着他们突出的优点和特性,但我依然还是继续使用着del.icio.us。

为什么呢?是习惯吗?是先行者的优势?是品牌的力量?web2.0创业者应该如何维持自己创意的先行优势,而尽量不被后来者赶超?或许答案在于:

  • 将基础服务做到极致:del.icio.us在功能上其实落后于很多后来的网摘服务,但del.icio.us却将最基础的网摘与tag功能几乎做到了极致,满足了我基本而最常用的需求,所以我并没有太多尝试转用其他服务的意愿,即使Simpy能够几乎完美地导入我在del.icio.us已经保存的网摘;
  • 为用户提供稳定的服务:稳定是网络服务最基础但也是最重要的因素,一个不稳定的服务无异于将自己的用户往竞争对手那里推,所以rojo等多个在线阅读器估计要感谢bloglines不稳定的服务。del.icio.us被Yahoo收入帐下后出现多次故障,如果这种情况持续的话,估计会有人开始考虑转移了。
  • 通过开放营造生态圈:你可以与一个对手竞争,但你难以与一个生态链、与一个网络、与一个社群竞争。利用开放API的优势增强自身服务的用途与功能,并使之与其他服务构建成生态圈,比如Feedburner中使用的del.icio.us/Furl等网摘也让很多用户难以舍弃del.icio.us/Furl。
  • …还有什么?

上面只是今天看到Diigo这个网摘服务后突然产生的一点简单想法,并不全面,欢迎大家的讨论和补充。

ps. 特别意外在Diigo的功能介绍Flash中看到了China Web2.0 Review,呵呵。

博弈论再度结缘诺贝尔经济学奖

有点让我意外其实也在意料之中的是200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又再次颁给了研究博弈论Game Theory)的经济学家,自从1994年的Nash(看过《美丽心灵》吗?)等三人因为在“非合作博弈的均衡”领域的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奖后,1996年的Mirrlees(张维迎的导师,很让张火了一把)和William Vickrey也因为在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领域的成就获奖,这是12年以来的第三次将奖项授予博弈论领域的研究,如果算上2001年获诺贝尔奖的与博弈论相关的信息经济学领域,则已经是第四次获奖了,而同样在博弈论领域成就卓越的Rubinstein等其他人未来是否还会得奖呢。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诺贝尔奖多次垂青同一领域的研究,在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历史上似乎是独一无二的,的确也证明博弈论以及信息经济学不仅仅改写了传统的微观经济学,而且在经济、商业以及社会领域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也越来越受重视,尤其是这次获得诺贝尔奖的Scheling(Scheling在1994年就曾经有望获奖)和Aumann不仅仅是在”重复博弈”等博弈论的理论上的建树,更是将博弈理论运用于分析与解决各种冲突与合作的问题,比如贸易领域的冲突、劳工纠纷、商业竞争与合作策略、政治问题甚至是国家的外交政策,当博弈论从学者的书房走向决策者解决问题的谈判桌,能够获奖也并不奇怪了。

我最早是在一本讲述国家外交策略的书(不记得书名了)上遭遇“博弈论”以及博弈论的经典案例“囚徒的困境”,就对其颇感兴趣。后来在学期间,更是从王则柯老师那里学习到有关博弈论的一些系统知识,相对于越来越玄妙的现代动态宏观经济学理论,博弈论及相关的信息经济学一直都在努力以数学模型与推理分析现实并给出建议,尽管博弈论的理论同样涉及到复杂的数学知识,但理论运用的路径明显要比动态宏观经济学更现实,也更让我喜爱。而博弈论也的确对于分析商业策略有很大的帮助,建议大家有空也可以阅读一些关于博弈论在商业领域应用的书。

尽管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已经越来越趋向于高深的数学推理与模型,但我始终相信数学不是经济学发展的依归,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堆甚至连符号都看不懂的理论,我们更需要的是这些理论告诉了我们什么样的实践意义,毕竟经济学不是实验室里的学问,而是一门社会科学。诺贝尔奖似乎也总是在作为数学与作为社会科学的经济学之间摇摆,不过谢林等人的获奖至少表明诺贝尔经济学奖还没有被数学所统治,这还值得我们欣慰。

BTW,似乎每年到这时候,媒体总是热衷YY中国什么时候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在我看来在可预见的未来似乎还没有看到获奖的机会,而最有希望获奖的杨小凯却已仙逝。

当你走进空气稀薄地带

这是一篇老文章,多年前曾发在一个担任版主的论坛里。如果凑巧现在这个blog的读者中有现已不存在的那个论坛的网友的话,或许能知道我是谁。现在看起来写得还很粗糙,从网页快照里找到其他论坛转贴的这篇文章,放到blog上,也给自己一个纪念。
——————————————-

似乎每隔几年,国内就会有一宗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的山难事件,不过恐怕引发最多争议的莫过于今年夏天的那个北大山难事件了。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我无意在此评说事件,死者已矣以,生者又应当如何吸取其中的经验和教训呢?

在数年前,美国有一本畅销书《进入空气稀薄地带(Into Thin Air)》,写的也是山难,1996年5月10日发生在珠峰的山难,一场暴风雪让9名登山者从此长眠在珠峰,其中包括几名拥有非常丰富经验的珠峰登山家。

哈佛管理学院的Michael Roberto教授并不象我们大多数人一样带着对雪地高原的好奇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事件,他希望从中能够发现它对管理学、领导学、对于我们经常也需要做出的风险决策的意义。当登山者在接近珠峰的时候,眼看着天色变化,气候恶劣,他们需要做出抉择,到底是继续登山还是迅速撤回营地,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而类似地,如果一家公司进行大量投资研发一种新技术,眼看研发就要取得突破了,但市场风云变幻,消费者需要结构也不同往日,此时公司是否应当考虑新的发展路径呢?这同样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或许我们的确能够从山难中得到一定的启发。

虽然我从来没有攀登过雪山,但我能够想象得到当你就要实现那个期盼已久的愿望时候,如果要放弃,那是多么的痛苦。此时,缺乏自信固然不可取,但过度的自信可能也会让我们就在成功的边缘坠落,尤其是当你面临的可能是生与死的抉择,当你的选择可能会影响你的公司是生存还是毁灭的时候。我们或者很容易被成功的憧憬所诱惑,或者我们会过度迷信于我们以往的成功历史,我们会过度相信自己的以往屡试不爽的能力,我们会混淆什么是事实,什么只是我们的假设,从而让我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正确的抉择。即使当你在股市中操作的时候,可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当你手中的股票节节攀升的时候,你往往只会留意到那些好的迹象,从而可能被一些会让你觉得它还将继续上涨的迹象所迷惑,而忽视了那些已经出现的不利信号。

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下,我相信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是极为困难的,所以需要团队的合作和共同的决策,集思广益在这个时候或许能够让领队更全面地判断身处的形势,充分验证不同的假设,而不是简单地做乐观的判断,偏听则蔽,兼听则明。权威性固然重要,因为这会决定决策能够得到正确的执行,但如果只关注权威性而忽视团队的协作,则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曾经有位领队说“我不容许任何的反对意见,我的话需要得到绝对的服从(I will tolerate no dissension…my word will be absolute law)”,自然团队成员后来没有主动地发表自己的反对意见。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他就必须要鼓励团队的成员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陈述自己对于现状的看法和判断,并解释自己的选择和理由。只有这样,在面临这种艰难的决定的时候,团队成员才能够综合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而且也只有团队的成员在决策的过程中认真考虑并充分发表意见后,团队共同形成的决定才会在后来的具体执行过程中得到所有成员的遵守,这种团队的行动一致性和向心力可能也会在关键时刻左右最终的结果。因此,作为领导者必须在此时平衡民主和集中的问题,充分论证,全力执行。

但有时候,并非领队不想听大家的意见,但队员们却没有充分发表自己的看法。为什么?因为有些队员可能比较注重等级制度,认为他的团队中的地位使得他身轻言微,所以并没有主动地积极地发表意见。甚至有时候团队领导一些细微的做法也很可能影响到团队成员对团队架构和组织行为的看法。例如文中提到,不同的登山向导在报酬上细微差别影响到了不同人对不同向导在团队中的地位以及对他们权威性的看法。

同样,作为一名领队还必须面对的是如果看待他们已经付出的努力。如果你需要放弃对新技术的开发,那么公司原有在技术开发上的投资将化为乌有,面对这种沉淀成本,每个人的决策可能都会受到影响。当你接近珠峰的时候却要撤会基地,没个人心中都不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但事实有时候就是残酷的。Roberto教授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实现制定好并严格遵守一些规定的话,可以让我们在作出这样的选择的时候更加理智,也更加容易一些。比如,那些登山者就违背了一条攀登珠峰的常规,如果中午1点以前不能到达珠峰的话就必须回撤。

这样的案例当然还能够从其他很多方面带来领导学上的启示,比如领导者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如何平衡团队中不同人的不同利益取向从而形成向心力,等等。但Roberto教授指出,当我们置身事外看待这些失败的案例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将失败归结到某个人的错误上,并认为这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Many of us often fall into the trap of saying to ourselves, ‘That could never happen to me’”。Roberto教授认为其实这样的失败其中包含着系统性的因素,是多种因素互动的结果,有着特定环境条件下决定人的决策行为的重要因素,或许大家可以从Roberto教授的working paper “Lessons From Everest: The Interaction of Cognitive Bias, Psychological Safety, and System Complexity”中了解到更多。

关于《10步创建成功Web2.0》的补充

一个惹眼的标题加上一篇内容不错的原文,毫无悬念地让那篇《10步创建成功的Web2.0公司》成为热门文章,不过因为意译的原因,有些内容可能在理解上引发了一些歧义,做些补充,还是建议大家感兴趣的话抽空阅读原文

关于部分内容重复:看到有人在网摘的评论中认为其中的4和5,1和6有点重复。其实第四点“让用户可以随处使用你的服务”(原文:Distribute. Distribute. Distribute)重点谈的是,与传统的尽量让用户留在你的网站的理念不同,Web2.0采用的应该是一种开放的心态,通过RSS,javescript等方式,让用户可以方便地在任何地方聚合你的服务,就像我的blog侧边栏中的douban的服务,我以前也曾经在另外一篇blog中谈到这种开放性其实也是增加网络服务的粘性与良好的宣传推广渠道。第五点(Don’t hold users against their will,这条我原来的意译有所出入,应该是“不要违背用户意愿而强行挽留他们”)的重点在于如果用户不想用你的服务了,就放手让他们走,而不要设置重重障碍。第四点说的是如何使用服务,而第五点谈的是放弃服务。

第一点(Solve the smallest possible problem (that is still big enough to matter) for the user and know exactly what problem you’re trying to solve)说的是“专注”,Web2.0公司应该专注于一个方面,专注于解决一个问题,从“小”处着眼,这点涉及到的是网站的定位问题。而第六条(Be mindnumbingly simple)谈的主要是表现形式的问题,用最简洁易用的界面为用户解决他们之需,而不是像sina那样将一大堆的内容放在页面上。

关于给10步挑刺:王东给10步的每一步都认真挑刺,不过我感觉其中的刺基本上都没有挑对地方(可能与翻译有一定的关系),或者说每个刺都是并非针对每条的主要用意。如果每个人真想要批评这10点,其实可以数落出更多的罪状,因为这10条绝不是真理,只是它点出了Web2.0公司应注重“专注、开放性、用户导向、关注易用性、关注口耳相传”等特性,这足以引起大家的借鉴。

关于运作成功与商业成功黄靖昀在留言中提到他更感兴趣Web2.0从运作成功到商业成功这一环如何跳过。的确目前而言,似乎我们只看到运作成功的Web2.0公司,比如Flickr、del.icio.us等等,但却几乎没有发现在商业上很成功的Web2.0公司,似乎被大公司收购成为他们唯一的出路。Web2.0公司在商业模式一环上的发展不成熟的确成为发展的一个障碍。不过正如keso在今天的blog中所说“如果你的服务对用户有价值,就不用担心盈利模式”。

题外话:看到365key上有篇文章也有不少人收录,点进去一看,却大跌眼镜,很八卦地扫描了一下这篇网摘与我的那篇blog的收录人,基本没有相同的,除了keso,呵呵,估计keso每天处理的信息太多,所以容易遗忘。Joy2u收录我的那篇blog其实已经trackback给我了,不过最好还是能够保留一下原文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