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Web和浏览器之死

《连线》杂志稍有些标题党的“Web已死,但互联网永生”在互联网圈中引起了热议。抛开Web、Internet、网络应用这些技术定义的问题,连线的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开放的互联网和封闭的互联网的进化问题,却值得我们思考。

“在过去几年里,数字世界的重大转变之一就是开放的网页开始向半封闭的平台过渡,后者通过互联网传递信息,但却不需要浏览器显示内容。”

有趣的是,当Google推出Chrome,以及宣布Chrome OS的时候,大家似乎都觉得浏览器之争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具有战略意义。短短的一两年后却开始再次讨论浏览器之死了。

开发vs.封闭/半封闭,这可能是IT业永久的一个话题。或许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虽然我是浏览器的忠实拥趸,但现在我的确也需要在自己的移动设备上安装很多的App,而且在这些移动设备上使用浏览器的频率远低于使用这些App的频率。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认同浏览器将被App所代替。

尽管移动设备与个人电脑有很大的区别,但我依然相信个人电脑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在电脑上,我们无疑走过了从专有客户端到浏览器的转变,曾经我们新装一台电脑后首先就是安装各种各样的软件应用,现在已经更多地依赖于互联网应用,有了浏览器基本上就能够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这一切有赖于“云”的发展和实现,当数据存在于“云”端,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与“云”相连并存取数据的应用。在电脑桌面上,这个应用往往是浏览器;而在移动设备上,因为设备自身的局限,这个应用更多地表现为App,以最简单方便的方式让你直接连到云中。

移动设备的输入、显示和其他方面的局限一定会有创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现在的难题或许几年后就不再存在。正如我们在电脑上一样,对于最常用的应用,我们可能仍然保留着客户端,而大量的应用只是用浏览器来完成;在移动设备上是否也会如此,对于最常用到的服务,我们会保留App,而其他的大量服务都将使用浏览器。

另一方面,如我在新浪微博上所说,“以后怎么定义什么是浏览器可能会是个问题”,以后的浏览器可能更像一个OS一个开发平台,在它之上有很多的应用、扩展和插件。是浏览器还是App,这时候可能已经不再有那么绝对的区分。

未来会如何,这是一个太大的问题,推荐大家阅读一下《连线》后续的这篇长文,Tim O‘Reilly、John Battelle和Chris Anderson之间的大牛对话(中文版,),这的确是一篇值得认真阅读和思考的文章。

关于Twitter RT的碎碎念

Twitter RT

Twitter根据用户的行为不断改进功能,不断演化是Twitter引以为傲的特色,不过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很重要的ReTweet的功能却迟迟没有官方的原生支持。

现有的RT功能就是一个C&P,Evan Williams指出了它的很多问题中文版):信息被篡改、来源不清、信息冗余。不过Twitter目前建议的官方RT方式的处理方式却似乎过于简单粗暴。

Twitter目前最看重的是RT中的源信息,但信息的传播链条以及传播过程中的信息增值也是构成RT价值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Twitter海量信息的重新组织和呈现是Twitter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list、RT都在处理这个问题。

新浪围脖的转发和评论功能解决了部分的RT问题。用类似评论的thread的方式来显示RT是否是一条解决方法?Troy这个Greasmonkey脚本就对Twitter中的@功能做了thread处理,按我的使用体验来说,感觉很不错。

开心网的转贴也是RT,强化了信息在去中心化的SNS中的传播,不知道是不是开心的一个小创新,还是从其他地方学习的。

Technorati出现时,大家为它比Google更能够搜索出“新”内容而激动,当时可能没人想到Twitter所带来的即时网络的冲击。即时网络要更加“即时”,要更进一步加强与各种设备的融合。

会有更多的国内大网站加入类Twitter产品的行列,Twitter是世界的脉搏,中国的脉搏在哪里?要分裂在这些网站中?

@是Twitter的一个伟大创新

网络上关于Twitter的分析文章现在已经很多了,不过我还是想简单记录一下“@”在Twitter传播中的作用,这是两三个月前才后知后觉想到的观点,可能有点偏颇,与大家交流。

Twitter为什么火,原因可以说出很多,比如简单、比如开放等等。不过我想Twitter本质上作为一种信息交流和人际沟通的工具,在沟通方式上的创新让Twitter能以简单的140个字创造出神奇的魔力。这其中跨平台交流、手机使用的友好性以及用户相互follow的传播便捷性都可以称得上是Twitter在沟通方式上的创新,但最具革命性的,在我看来是“@”这个小功能。

在Twitter之前,在网络沟通方式上似乎始终没有解决公开性与即时性并存的问题,比如论坛或blog的留言是一种公开的交流方式,但交流的双方比较难做到即时的交流;email、IM、SMS是相对即时的交流方式,但这种交流方式是个人化的,非公开的;在QQ群中的交流也很容易让交流的双方错过信息,不能保证交流的有效性。

而@似乎将这个问题完美地解决了,@既是一种公开的又是一种个人化的交流,这条信息既是给@的对方的点对点的信息,又是可以让其他推友们参与其中的点对面的传播,更绝的是,Twitter中的@创造了消息提醒的机制,让你不会因为Twitter中过多的信息噪声,而错过其他人@给你的信息,保证了对话的连续性和持续性。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并不是Twitter的发明,这个伟大创新实际上是属于Twitter用户的,我也依稀记得早期Twitter并没有@功能的日子,后来Twitter的用户开始使用@这种方式,Twitter才将@变成了正式的Tweet使用语法。Evan Williams在TED上的这个演讲中就提到了这件事。

ps. 这个TED视频的中文字幕是我负责审校的。大家也可以通过TED的开发翻译计划参与TED的字幕翻译工作。
再ps. 我的Twitter帐号是 @tangos

为什么社会性媒体营销并不仅是在社会性媒体上营销

这是应某网络媒体之邀写的文章,实际上是我在08年的Ad:tech上参加的口碑营销的Panel的发言的文字版,在Ad:tech上的幻灯我也贴到文章后面。因为原文都没有加链接,也懒得补了。
—–
社会性媒体营销(social media marketing)是近年来在营销界讨论的一个热门领域。随着互联网用户将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到了论坛、博客、视频网站,社交网站(SNS)以及Twitter微博客等网站上,传统的在门户网站上做广告的营销模式受到了挑战,广告主们当然希望能够追随用户眼球的变化,也开始尝试利用社会性媒体进行营销和推广活动,其中不乏成功的案例,但也有一些营销活动只能称为在社会性媒体上做推广,却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社会性媒体营销。

在最近的一两个月,你在不少的论坛和博客上都会看到一个左眼星星,一只脚上画有彩虹的可爱的小熊形象——酷库熊,而且还会看到一系列与酷库熊有关的爱情故事。其实,酷库熊是联想为Ideapad S9/S10笔记本专门打造的一个时尚宠物形象。Ideapad是联想新推出的一款笔记本电脑,主打时尚、依赖网络和渴望真挚感情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上网最经常访问的正是论坛、博客等社会性媒体。于是,联想根据产品目标客户群的特点,在各社会性媒体上展开了有针对性的营销活动。

他们策划了一个“恋熊”女孩的故事,在论坛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接着又有高手创作了一系列的酷库熊漫画,还为酷库熊特别制作了一套QQ动漫表情供大家下载。当你在网络上已经能经常看到酷库熊的形象的时候,联想又推出了一个爱情主题的视频短片《爱·在线》,片中不断出现联想的S10笔记本。同时,联想还在大学生用户非常集中的社交网站校内网上推出了一个应用“酷库树洞”,校内网上的用户可以使用这个应用向好友发送短消息传情。

联想的这一系列营销活动取得了广泛的关注,在优酷上,《爱·在线》这段视频已经被播放超过170万次。而在校内网上,酷库树洞则是最热门的应用之一,有超过140万用户安装了这个应用,而且每天有接近6万的活跃用户在使用它。通过这一系列的推广,联想Ideapad S9/S10笔记本仅仅在淘宝的官方网上商店就已经售出接近1000台。

虽然联想的这个酷库熊推广活动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我觉得这仍然只是一个在社会性媒体上的营销活动,而不是一个真正的社会性媒体营销。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在联想的整个酷库熊推广活动中缺少了社会性媒体营销的一个最重要元素——对话。社会性媒体与传统的在线媒体最大的不同在于,用户在深度地参与社会性媒体,用户就是社会性媒体的一个组成元素,他们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人,他们不再满足于被动地接收信息,而是要求能够有机会参与互动和沟通。但酷库熊的整个推广中并没有提供用户与之互动的机会,甚至在酷库熊的官方网站上以及在QQ上的官方部落中,你都找不到能够与品牌进行互动的地方。

更有趣的是,在校内网的应用中,所有的应用都有一个应用开发者的链接,一般都是能够链接到这个开发者在校内网的个人页面上,但“酷库树洞”的应用却是直接链接到了S9/S10的官方网站上。这个链接上的小小变动,实际上使联想丧失了很多与用户对话和互动的机会,既然S9/S10是针对学生和年轻群体的产品,这些目标用户原本可以在校内上反馈自己的意见、想法和需求,联想也可以得到第一手的用户反馈,并进而对产品进行改进。而通过在校内网上与用户的互动,也能够进一步激发用户对产品和品牌的兴趣,并可以利用用户之间的相互连接而进一步的扩大在校内网上的推广效果。

社会性媒体营销是一种对话营销(conversational marketing),我们不能仍简单的用传统的广播模式来利用社会性媒体进行宣传和推广。消费者要求品牌也深入地参与到社会性媒体中,与消费者通过对话和互动来建立一种感情的联系。通过这种比较人性化的对话,消费者有可能与品牌产生个人情感上的交流和认同,真正将品牌植入到消费者的心中。

当然,参与社会性媒体的对话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而且对品牌也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但首先要建立这样一种与消费者对话的意识,在这个基础上来开展社会性媒体营销,可能会取得让你意想不到的效果。

关系为王的时代

一两个月以前,与一个做在线英语口语培训网站的朋友聊天,他的网站有挺强的内容原创团队,能原创不少培训Flash或视频内容,他问我是否应该将这些有价值的内容设置为只有登录用户才可以看。我理解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想法,但现在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内容为王的时代,内容已经很难是一个网站的最核心的竞争力所在,我们不但不应该限制内容的传播,反而应该鼓励内容的传播。

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或者说在web1.0的时代,网络上的内容还不够丰富,特别是有价值的内容还比较缺乏,这时候内容可以成为网站制胜的法宝,在版权得到合理保护的前提下,可以通过有价值的内容将用户吸引到自己的网站上来。而随着网络内容的极大丰富,特别是随着UGC内容的大量产生(其中不乏有价值的内容),内容在网络的地位逐渐地降低了。除了少数的商务领域外,已经很难再依靠内容来实现网站的竞争优势。相反,在这个注意力匮乏的时代,你更应该鼓励对外传播自己拥有的这些有价值的内容,让你的目标读者能够更方便地留意到你的内容,Youtube的站外引用播放的成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你也能理解为何那些国外传统媒体的网站一个个地开放了内容阅读的权限,并在网站上加上了美味书签、Digg等按钮,鼓励大家分享。

那么当你放弃了对内容消费的控制权,你的关注点应该是什么呢?是关系!只要能够将用户的社交关系网络保持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其他的都是可以开放的,所以当Facebook推出Facebook Connect的时候,它不担心你的社交活动因此而延展到其他的网站,而不仅仅是在Facebook上,因为你的社交关系始终是保存在Facebook,而支持Facebook Connect的第三方网站越多,你对它的依赖可能就越大,你就越离不开Facebook。

对用户社交关系的控制的地位如此重要,自然不会只有Facebook一家,于是有了Google Friend Connect,还有象Myspace和Yahoo等也在布局。上周Google Friend Connect和Facebook Connect的正式推出自然引起了很多的关注。Google Friend Connect因为方便,不少中文blog都加上了这个小微件。不过因为Google本身并没有很强的社交网络产品,所以在这些Blog中目前主要只是起了显示个人profile的功能,也就另一种形式的Mybloglog而已,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作用(当然还可以加入Open Social的gadgets,不过对blog也用处不大)。但Google是否有可能利用这个简单的工具,实现从分散到集中地建立每个用户的社交关系网络的目的,从而能够与Facebook分庭抗礼呢?

大家对用户社交关系的争夺才刚刚开始,不过不管谁会胜出,当你的整个关系网络都被某个公司所控制的时候,想想还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或许未来会属于基于开放的社交关系标准而建立的分布式社交网络,让你能够真正拥有自己的关系。

ps. 我也在blog上加上了Google Friend Connect,欢迎大家加入:)

我们没有变蠢,但迷失在信息中

Google是否让我们变得更蠢,这个问题最近引来了不少有价值的评论(123),因为正好与我最近的一些想法有关,所以也想把在詹膑blog中的留言作一些展开。

毫无疑问,Google以及信息越来越容易获得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我们在过去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全世界的各种知识都可以方便地获得的感觉,Google、维基百科等等技术发展帮助我们实现了这一目标,信息与知识的获得已经不再是问题。不过随之而来带来了新的问题:如何管理和利用这些信息。我们之所以变“蠢”了,正是我们对信息的处理和管理能力没有跟上信息的增长速度。

信息的快速增长,让我们很多人有一种信息焦虑症,面对大量的信息资源,我们担心自己遗漏,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获取,我们的RSS阅读器中的订阅数越来越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阅读。我们让自己处于一种对信息浅尝辄止的“浅阅读”和”碎片化阅读“的状态中,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往往处于“多任务”状态,因此忙于对信息的浏览,而疏于对信息的整理和消化,更谈不上在信息之上的独立思考,我们迷失在信息之中,这不仅仅发生在网络阅读中。

那么我们怎么做得更好?张亮提出了不少很有价值的意见。我的想法是:缓解自己的信息焦虑症,分清各种信息资源对自己的轻重缓急,将时间花在自己需要关注的最重要的信息上,同时注重通过与他人的交流来获得信息;借助知识管理工具帮助我们,虽然Google很方便,不过有时还是挺耗时间的,良好的知识管理工具和习惯能事半功倍,我开始利用一些个人Wiki工具来进行知识管理;给自己思考的时间!

彼岸的热闹

在过去的一个多星期,美国的网络界非常的热闹,因为DEMOTC50两个重量级的科技和网络界的聚会几乎同时召开,同时有100多家新公司、新网站上台象大家展示他们的创新产品,看得实在非常让人过瘾,同时这也是一次以硅谷为主的全球创新初创公司的大展示,只是其中看不到来自国内的初创公司的身影。

其实在过去的一两个星期,我们的网络界也很热闹,有人忙着“封杀”,有人忙着起早贪黑地停车买奴隶。我们并不缺少热闹,但我们的热闹却更多的只是留下“口水”而已。在这一次次的热闹之后,我们与欧美网络服务发展之间的差距没有缩小,反而在拉大,尽管我们的网络用户数已经高居世界第一。

如果说从2005年以来的Web2.0浪潮中,国内的网络应用还能够利用Copy2China的捷径而紧跟硅谷的发展的话,现在我们甚至连copy都已经无法跟上他们的脚步,我们并不是不想复制,而是没有能力复制。因为三年前的copy更多的是copy idea,较容易在国内复制,而自去年以来很多的创新与未来的发展趋势,来自大互联网公司,需要大量的技术积累,依托于整个行业发展的产业链。我们缺少那样的行业环境,如何来复制。看看SNS行业,当Google和Facebook为了竞争SNS开放平台之争的制高点,争夺产业价值链核心地位的时候,我们的SNS网站还沉迷于复制Facebook上一些热门的应用,甚至是二手复制。

从去年以来,我就对无线行业的朋友说,中国在无线应用领域原来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领先于美国市场,但我们的优势在逐渐地丧失。想想国内无线应用行业的不景气情况,与App Store开张60天应用下载超过1亿次,这样鲜明的对比。别人已经在快速赶上,我们却在固步自封,自然不进则退。

DEMO和TC50很热闹,这也受益于整个行业环境,有良好的投资环境与退出市场,象Ycombinator那样的微投资模式就是培育创新的温床,而国内的许多VC对于早期投资已经不再有兴趣。创新不是空中楼阁,需要大量的小型创新服务作为基础。国内其实并不是没有创新,但我们缺乏能够让创新得到鼓励和成长的机会。这不是一个新话题,但我们却不得不一再提起,希望能够有机会改善,否则我们还会不停地在羡慕彼岸的热闹。

实名、真实身份、真实存在与真实关系

最近几天,有关海内实名制的问题在海内用户中引起了不少的讨论,首先是和菜头的blog转帖了用户在封闭的海内社区的实名讨论内容(不作链接了),引发大家对于隐私问题的讨论;接着shizhao和Keepwalking在进入海内的时候,都感慨大家都用实名反而显得非常陌生,没有网络ID那种熟悉的感觉,其实我在最初加入到海内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

我们大部分人接触网络以来,都已经习惯了使用网络ID做交流,用那句著名的话说就是“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不过进入Web2.0时代以来,实名社区却愈演愈烈,从早期的商务人脉网站强调实名交友,到众人纷纷以Facebook的实名社区作为效仿的榜样,似乎现在你不说你是实名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做SNS。海内更是固执地彻底贯彻着实名制的精神,想用网络ID和一条狗的照片玩海内?No Way! (不过Keso是个例外 :D )

我们都不否认实名制能为网络社区带来的价值,不过在我看来,为SNS社区带来价值的并不是“实名”这个手段,而是这背后的“真实性”。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用户的名字,而是在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这个真实存在的用户。这种真实性可以表现为51的视频认证,证明你的确是MM而不是一个冒充的GG,从而营造一种有利于男女交友的社区;还可以表现为我在网络社区中写blog、上传照片和视频、以及参与用户间的互动交流所体现出的一种真实存在,这时候可能网络ID对于我以及我的网络好友们而言,反而是我的“真实身份”,就好比Keepwalking对于我们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而我们面对他的真实姓名却只会无动于衷。

的确,当我们越来越习惯使用各种可读写的网络服务,在网络上留下我们的种种数字脚印,并与好友交互的时候,这些网络服务的聚合就构成了我们的网络人格,这个网络ID也就成了我们的“真实身份”。或许这时候大家都知道你是一条狗,虽然你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猫”。

文章写到这里,我才有点醒悟,Facebook其实追求的是一种现实关系。无论我们用什么样的名字,与这个名字所代表的用户建立一种真实的现实关系,从而形成有效的用户互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只是海内将彻底的实名制作为实现这个目的的关键手段了,或许这也是限于现实的无奈之举。

寻找下一个信息过滤器

我不知道大家的情况怎么样?至少对于我而言,我为各门户网站所贡献的流量是越来越少了,而更多的时间和流量都花在我的RSS阅读器中聚合的各个Blog以及向豆瓣这样的新生网站,而在各搜索引擎上花的时间似乎也有所增加,Alexa各网站排名的变动也大致可以验证这一点。这其实反映出门户网站所面临的一个新的挑战——“去门户化”,或者通俗地说,用户的兴趣更加分散,不再依赖于门户的中心地位。

随着互联网从最初只读的互联网发展到现在的可“读写”的web2.0时代,网络上的信息来源也已经从原来的少量的媒体上网内容,发展到来自数百万上千万的用户自产生自消费的内容,越来越多的信息消费者都开始逐步变成信息的生产者,这就带来了网络信息的“富足”时代,使我们寻求信息来满足各自不同的兴趣和爱好成为了可能,而原来作为信息过滤器的门户就不再是一种有效的过滤器,所以“去门户化”是门户在web2.0时代所必然面临的挑战。

网络信息的“富足”和“去门户化”自然为市场带来了新的机会。信息的富足、用户从单纯的消费者变成了同时也是生产者,这就必然带来了信息良莠不齐,用户如何从大量的信息中过滤出满足自己长尾需求的信息,这是用户“去门户”之后所面临的新问题,如何找到一个有效的新过滤器,谁能够满足用户的这种新需求,谁就可能抓住了Next Big Things。

搜索引擎无疑在这个需求的转变中占据了领先的地位,因为搜索引擎天生就是一个过滤器,Google在某种程度上就正是因为能够以其出众的搜索技术,让用户从海量信息中过滤出自己所需要的结果而成为大家的宠儿的。

RSS阅读器,包括目前流行的那些基于Ajax技术的个人门户,也是一种新生的信息过滤器,可以帮助用户保持对其感兴趣的事物的关注,而无需受到门户纷杂内容的困扰。

但搜索只是帮助你寻找,寻找你所明确地需要的某个事物,个性订阅也只能让你订阅自己知道的来源。而随着信息越来越“富足”,用户需要的不仅仅是寻找,更需要发现和推荐,所以豆瓣、Last.fm这种能够通过个性推荐帮助用户发现的网站受到用户的青睐;另一方面,内容生产者也不希望仅仅是依赖于被动的被发现,更希望有广泛的渠道去接触到会对内容感兴趣的消费者,所以Widget也成了热点。

如何帮助用户发现内容,如何帮助内容发现用户,这是否就是Next Big Thing?

延伸阅读:
De-portalization and Internet revenues

The De-Portalization of the Internet

又是讨论Blog价值的季节

最近几周以来,blog的价值这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的话题又成为blog圈的一个小热点,主要原因在我看来有这么几个:

1、随着Creative Weblogging在中文网络界的拓展,引发多篇blog network的深入讨论(维道收集的讨论);
2、国外的HuffingtonPost获得500万元的风险投资
3、Business 2.0报道Techcrunch每月的收入可以达到6万美元,而Boing Boing的年收入已经达到百万美元;
4、博客网不失时机地推出了他们的博客金行服务,让blogger可以在自己的blog上发布广告赚取广告费,而和讯历时多个月的广告联盟终于分红了,虽然大家基本上只拿到几十到几百元的红包;
5、Keso借评论柴静的blog表达了对blog商业化的意见。

Blog的商业价值,其实正如blog的社会价值,blog对于个人的价值一样,我觉得都已经无需讨论。在商业社会里,在这个传播过度的社会,只要能够吸引到注意力,就必然存在商业价值 ,否则向华盛顿邮报这样的老牌传统媒体也就不会在这个市场中也插一脚了。不管在web2.0还是1.0时代,注意力经济都一定存在,尽管这种眼球经济在web2.0中可能表现为长尾型的注意力价值。

不过在讨论blog的媒体性的价值时,首先别混淆blog形式的媒体与具有媒体性质的blog。有些blog其实只是具备了blog的形式,而实质上从产生的时候就是作为媒体而存在的,比如Weblogs Inc.旗下以及其他blog network中的一些blog;而另一些blog一开始可能并没有把自己作为一个媒体,只是话题专注,而逐渐吸引到注意力,从而具备了发展成为blog媒体的可能性,Techcrunch可能就属于这种类型,我也曾经有机会成为全职blogger来做一个blog媒体。

对于关心blog商业价值的人,尽管你需要着力挖掘blog作为媒体的特性以及价值,但的确如Keso所说的,别把它整得“跟门户网站或者新闻网站没啥区别”。虽然可能只是披着blog的外衣,但也要披得像模像样,要不也可以去找icebin问问blog媒体的特质。对于普通的blogger,如果你不是老徐或者董路,还是考虑把自己的blog写得更生动一点,更个性一点,别指着blog给你带来多少的财路,也别羡慕Bokee的那3000万,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blog更重要的价值还是在于对个人的价值,而不是商业价值。